AD
首页 > 资讯 > 正文

谈天说酒

[2019-08-26 17:29:25] 来源:本站 编辑:小编 点击量:
评论 点击收藏
导读:川北在线核心提示:谈天说酒文/丹增(作家)nbsp;nbsp;醉里乾坤大,壶中日月长。有人说,酒是好东西,可以喝;有人说,酒不是好东西,不能喝;也有人说,酒不好不坏,适量喝点,无益无害。市场经济,商品社会,禁酒是不可能的,酒文化方兴未艾。“金樽清酒斗十千,玉盘

  川北在线核心提示:谈天说酒文/丹增 (作家)nbsp; nbsp; 醉里乾坤大,壶中日月长。有人说,酒是好东西,可以喝;有人说,酒不是好东西,不能喝;也有人说,酒不好不坏,适量喝点,无益无害。市场经济,商品社会,禁酒是不可能的,酒文化方兴未艾。 “金樽清酒斗十千,玉盘珍馐直万钱”,

  谈天说酒

  文/丹增

  (作家)

  醉里乾坤大,壶中日月长。有人说,酒是好东西,可以喝;有人说,酒不是好东西,不能喝;也有人说,酒不好不坏,适量喝点,无益无害。市车息息相关,“食必常饱,然后求美;衣必常暖,然后求丽;居必常安,然后求乐。”无论传承酒文化,推广酒消费,不能只求感官的满足,饮食要讲究养生、健康、长寿的目的。

  说到自己与酒的关系,少年时期,入寺受了沙弥戒,视酒为罪恶。青年时期,先遇上“文革”,硕大的家园被捣毁,所有的财物被抄走,年迈的父母挨批斗,别说喝酒,整天思考着怎样变个戏法“脱胎换骨”,怎么“剖腹挖心”重新做人。后来局势缓和,喜从天降,一个好心人帮助在报社找了个藏文校对的工作,月薪28元,自己够吃够用,还可以省点孝敬父母,那时酒绝对是可望而不可即的奢华品。后来,时来运转,不仅走上了正式工作岗位,还连连升级,似乎过早地得到了不该得到的,我知道荣誉和耻辱共生在一个根蒂上,就像生存和死亡同在一个人的生命里。权利的价值,待遇的诱惑,就像演戏般很快进入酒场的角色,仗权灌醉过别人,以显威严;因权被人灌醉过,以溜须拍马;也自己把自己灌醉过,以忘乎所以。亲临过什么叫酒场如战场,胃溃疡、酒精肝,不是听说的,是自己的真实代价。现在,逐步迈入老龄,渐渐力不从心,饮酒自然克制。现在看到别人喝酒,酒不醉人人自醉,回想当年,不是后悔莫及,而是心惊肉跳,亏了即时限酒,好了胃溃疡,消了酒精肝,还悟出一个道理:我们有几千年酿酒史,特殊的地域气候条件下,适当饮酒,暂时能驱寒暖身、舒筋活血;一些场合,适当饮酒,暂时能提振精神、活跃气氛。除此之外说不出道理,这也算是我终于明白了的道理。

  作者简介:丹增,藏族,中国文联副主席、中国作协名誉副主席、中国笔会中心会长。出版散文集《我的高僧表哥》、作品集《小弥撒》。小说《神的恩惠》获“中国优秀短篇小说奖”,《江贡》获“《百家》小说奖”、“《小说选刊》双年奖”、报告文学《太平洋风涛》获“亚洲华人文学奖”,散文《童年的梦》获“十月文学奖”,《生日与哈达》获“中国优秀散文奖”,《丙中洛》获“人民日报盛世民族情征文优秀奖”,《雪域“路”之梦》获“人民日报美丽中国征文优秀奖”,《百年梨树记》获“民族文学2014年度奖”。

  投稿邮箱:chuanbeiol@163.com 详情请访问川北在线:

查看更多:中国 一个 自己 不是

为您推荐